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成都珠宝文玩玉雕含蓄之美,曲径通幽

海上月是天上月

眼前玉是心上玉

……

一次玉石展会上,有位国际友人问我:这些作品看着不错,但具体美在哪儿呢?

中西方的审美差异由来已久,这种差异从对石头的偏爱就可见一斑,西方人喜爱宝石。在绚丽的光芒中,透出几分咄咄逼人的气质,冷艳而张扬。这种绚丽来自反光,更来自于工匠的切割。

而中国人则喜欢温润的和田玉。“温润”是个浓缩的词汇,它囊括着温婉、含蓄、欲说还休等。拥有这些品性的人,往往内敛含蓄,含而不露,却于无声处听惊雷,在不经意间展露美妙。

意在音外,余味才会无穷。

洁净的玉色,就如同冬天的雪,洁白而深沉,素雅且含蓄,它冰结了四季的风光,春花的绚丽与姹紫、夏日的火热与浪漫,秋天的金黄与成熟,被它的冷静积淀了一个内敛的深沉。

简单的雕刻,就如同简约概括、注重留白、追求意境的中国画。通过景外之景、韵外之致、味外之旨等概念把玉之美升华到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含蓄而悠远的审美境界。

绚烂之极致归于平淡。平淡中有气象万千,有意味无穷,这是一种淡而有味、含蓄隽永的艺术境界。也是大音希声、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等大智慧含蓄至美的体现。

圆润的线条,就如同中国人讲究“你好我好大家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处事标准,说话委婉、强调涵养。

这样的标准让凡事都留有余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保持着若即若离、平和简单、含蓄谨慎的空间,避免直冲硬撞造成的摩擦和裂痕。

与西方人喜爱的宝石宝石相比,中国的玉雕艺术,通过婉转的传达,产生优雅的美感,在作品的内部激起一种张力,创造一个回荡的空间,含蓄隐忍的内涵从作品的内在冲荡开来。

美从曲径通幽中寻来,胜过直白的美感,在含蓄隐忍之中形成一种独特的美感。

相关标签:成都珠宝文玩,


相关新闻Related News